感觉叙述

可怜辜负好韶光,于国于家无望。
姜维/韩非/项羽/子路/王安石

我对你的爱里有隐秘的同情,在我曾经日日夜夜的泪水里。


“只是因为陛下喜欢忠实又骨气原则的大臣,这朝堂之上就没有人不一副自己凛然不可侵犯而又有底线的模样,这个世界上的黄金是那么少而沙子又是那么多!而且没什么能轻易改变自己,这里的人每天都因为您的爱好而变换着面孔,可他们中的大多数唯一不变的面孔就是谄媚!”


“他的出众像是云朵中的太阳——可是在天上的出类拔萃是万人仰慕的光辉的使者,在地上的出类拔萃就是张牙舞爪博人眼球的无耻的疯子,快快离开吧。”


“我没办法抱怨幸福的来去匆匆,我想可能是因为我是我的缘故,以至于幸福的前面有无尽的忧思,幸福的期间有无尽的惶恐,幸福的最后又有无尽的踌躇。”


“三过家门而不入的话,门都会感慨于人的无情。如果真的有不得不去牺牲一方而去挽救的苍生,那圣人也应该对当事人那失去的那哪怕是小小小小的幸福叩头求饶,发自内心的反省自己的无能。”


"不必许诺可以忍受和我永远都生活在一起,因为这种言语本身也只是大脑一时冲动而产生的废渣伴生物。如果不适应就相互丢掉,如果想起就不远千里的来重聚。


和大雁一样,把能让自己活着的地方当作归宿,不要把南方或者北方中的任何一方当归宿,不合时宜的执着只会让你丧命。"


"她应该为她所处的环境感到庆幸才对,同样的事情就算我做出成效也好,被迫狠狠的摔倒也罢,都不会有任何人来关注。


我是胜利也不会被加冕,失败也不会被折辱的存在,关注对我而言是稀缺品,以后也要这样和别人呼吸同一片土地上的空气但是不为人知,这就叫失爱。


哪怕是仅仅进步一点点就会得到大力夸赞的人,哪怕是仅仅咳嗽一两声都会被很关切的投以目光和言语的人无法理解。


所以我正安静而冷漠的坐在观众席,只能在一切结束后追寻下一场可能出于舞台中央的表演的可能性。"


“因为什么东西一旦被他人脱之于口我就会明白——所以一直以来扮演者"高明的观众"或者"被期盼的全能翻译机"的角色。

我得到了明白的权利但失去了参与的权利,得到了开口的恩允但失去了表达自己诉求的可能。

聚光灯打亮后我就是纽带,身为中心却只服务于两端。昏暗的隔间里我是活生生的人,但却只是叩首皇帝唯唯诺诺的军机大臣。

人们退化了自己的感知力——又或许他们有足够的能力但不选择使用,只能用现有的便于操作的东西作为自己的新的器官!口口声声称道的高贵背后是"请无条件的被我使用"。我们是被捧上神坛但无法离开人的假神,自己的口被他人的言论所窒息。”

“有些人说着是要成为更加温柔的人,实际上也只是变成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忍受现实的人。这世界上只有最强大的人才能成为好人或恶人,剩下的凡人都是混沌的。”


每个人都是可以成为幸福的人的,但是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幸福的人的,不能平分的蛋糕被切割之后成了一块块机遇,有有就有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