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叙述

因为只接受互相关注,所以偶尔会因为找不到人而从新清列在回粉一次,抱歉!!

鹰人的羽翼耷拉着,双翅似乎还有因为牢狱小窗铁栏缝隙里透出的光的照射而放映出的隐约的血口。
他跪在触感粗糙的茅草上,已经没有力气站立,手肘抵着冰凉的水泥地,妄想支撑起力量几乎完全被透支的躯体,狼狈极了,只有从那双眼睛里才可以看到他与往日无二的神情,那份高傲并没有因为此刻阶下囚的身份而退去分毫——
曾经乌黑的短发已经没有了过去的生气,而那棕褐的眸子却依旧在黑暗中耀武扬威的闪烁着危险的光。
熟悉的音色似乎因为干渴而略带些喑哑,却依旧是戏谑的语气。
“啧......我该说声什么真是不好意思没能如你所愿的死掉吗之类的话来冲冲你刚上位的暴脾气吗?房氏。”

评论

热度(2)